藝術可以安慰我們將死的靈魂,
藝術可以撫慰我們枯乾無味的人生
我很希望它永久的照耀人間
來指示我們黑暗痛苦的人群!

丁衍庸

丁氏成功的發明出一種獨特的圖像語彙,
足以震古鑠今,歷久而彌新。

衣淑凡

遨遊於上下數千年的中國藝術古道,
自由地汲取豐富的靈感,
將中國藝術的精粹和神韻,
注入西方藝術的媒介中。

高美慶

愛用絢爛鮮豔的色調,
但絢爛而不刺激,鮮艷而不庸俗,
卻是富於明快的感激。

倪貽德

丁衍庸先生的勤奮和不斷求新、勇於探索的精神,
使他的繪畫藝術不斷煥發新的藝術生命,令人百看不厭。

莫一點

他的印風或恢弘,或奇肆,或高古,或詼諧,或雄強,
方寸之間,居然有了種種不凡的氣象。

白謙慎